【长篇小说】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(29)

  • 日期:08-12
  • 点击:(1673)


3963720-38e9054e177e3f0b.jpeg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晚饭后,王奶奶收拾好厨房,在与小雪打招呼之后,她去了社区的女儿家。

“叩,叩,叩,”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。

“妈妈,你怎么来的?”女儿打开门,惊讶地看着她的母亲。

“你小子,你怎么能说出来,我怎么能不来!你过来了,你不受欢迎?”王奶奶故意舔她的女儿。

“当然很受欢迎!你来的太突然了,我的脑袋还没转过来。”奶奶的女儿不好意思抓挠她的头。

“别让我进来!让我站在门口?”

“妈妈,没有人可以放门,但你的老人必须放过!妈妈,拜托你!”王奶奶的女儿退后一步戏弄,伸出她的右臂做一个“请”行动,像一个高级酒店的门卫,迎接贵宾。王奶奶瞥了一眼女儿,径直走到女儿的客厅。她坐在沙发上。王霞关上了门,赶紧跑到起居室。

“妈妈,你好久没来我家了。我今天突然来到这里。这有什么不妥吗?”王霞已经感觉到她母亲的势头有点不对劲。

“坐下,我有话要问你!”王奶奶认真对待女儿。

“什么是如此严重?难道不应该是小雪?”王霞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,小心翼翼地问妈妈。

“我问你,海涛最近做了什么?”奶奶王开了门。

“他出差了!几天前你没有告诉你吗?”女儿冷静地回答了她母亲的问题。

“去商务旅行?旅行十天半,我相信这是一个多月的商务旅行,我还没有回来。我觉得有点不寻常!”

“这有什么不对,他这次远行,去了海南,妈妈,你知道吗?海南是地球尽头的地方,很远的地方,我怎么能回来又回来!”王霞开始愚弄母亲。

“你骗了三岁的孩子!它仍然是世界末日!我年轻的时候去过那里。我坐了一天半的火车,用飞机到达那里需要半天时间他害怕他不想回来?“王奶奶说,瞪着女儿。

“妈妈,我该骗你什么?骗你,单位不给我更多工资,真的。”王霞还是想争辩,但语调慢慢减?酰劬Σ桓铱茨盖住?

“看着我!说实话,你和海涛之间有问题吗?”王奶奶盯着女儿。

“妈妈,你不说什么吗?”王霞无法帮助母亲敏锐的目光,低声对母亲说。

“不!我今天必须说!不要想到愚弄我的老太太!”王奶奶认真地看着她的女儿。

“其实,我们,我们是分开的.”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的犀利眼神,而是去看别处。

“分为?”王奶奶非常惊讶。 “这是什么时候?我记得当我带着小雪来到这个城市时,他去了我们这里。”王奶奶赶紧问女儿。

“当你和小雪进入城市时,我们分开居住。我不想让你担心我,我会让他过来做,以免引起你的疑惑。”

“哦!我因为困惑而责怪我。我仍然相信你的鬼魂,并认为海涛真的是出差了。”王奶奶责怪自己疏忽了女儿,继续问:“你说话,你分开居住。” ?“

“因为他赌博.”王霞吞下了她与丈夫分居的原因。

“赌博?怎么可能?海涛一直都是一个稳定的孩子。我从未接触过这些坏习惯。我怎么赌博?我不相信!”王奶奶不相信女儿。

“他曾经是赌博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的部队转移了一个小领导,并有一个打麻将的爱好。只要他有空闲时间,他就叫海涛和几个朋友一起玩。

要知道,海涛人更加真诚和尴尬地拒绝别人,更不用说领导邀请他了,他更是不好意思推脱。

一开始,他们只是玩小游戏。赢或输只是几百美元。我当时没有注意它。认为自从领导者邀请他以来,领导者可以看到他,这样他也可以领导与领导者的关系。

谁知道他们玩的越多,我就越发现我们的存折上的钱少于6000。我问海涛,海涛骗了我说他哥哥没钱去看医生。他首先穿上它,我相信他的鬼魂。后来,海涛继续从存折中拿两次,每次超过5000,我有点怀疑。

为了证实我的猜测,海涛必须用钱做别的事情。我打电话给他的兄弟。他的弟弟说,当他生病时,他的哥哥确实需要5000元,但没有别的。

当我回头时,我问海涛他用的钱在哪里。海涛也想欺骗我。我揭穿了他的谎言,他向我承认他正在失去麻将。我们进行了一场大战。他说他再也不会打麻将了。我再次相信他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两个月前,他们的单位以在香港珠海学习和访问的名义前往澳门,然后几位同事陪同领导到澳门赌场玩圈。领导这笔钱输掉了十万八十美元。但海涛损失了10万,这就是我们工作了几年的薪水!

从澳门回来后,他秘密拿走了我们花了几年的10万元,然后把它还给了他的同事。那是燕燕上大学读书的钱!他甚至不关心他的女儿。和他一起去感觉有趣吗?

从那以后,我们没有争吵或冷战,我们觉得我们在一起受到折磨。所以他搬出去,我们讨论过,当他的母亲结束80岁生日时,我们离婚了! “王霞开始冷静地告诉妈妈,后来变得有点兴奋。

“燕燕知道这件事吗?”最后,王的祖母是一个经历过巨大风浪的人。她看着女儿,冷静地问女儿。

“我还没有告诉她,有一天是一天。”王霞沮丧地回答了她的母亲。

“你给了我海涛的电话号码。明天我会跟他说话。这个家庭不能说什么。”

“妈妈,不要担心我们的业务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”

“你怎么处理它?分离和离婚是你处理它的方式?海涛非常好。他错了方向。你没有对他说帮助。你把他推了出来!这就是你的老婆应该做什么?不是10万元吗?如果你没有钱,你可以再赚钱。如果你没有房子,你不能以10万元的价格兑换它!对它有好处吗?你要吃点零食吗?“王奶奶讨厌女儿一点铁。

“妈妈,赌博是错的,但他是海涛,不是我!你怎么把你的肘关掉,帮助外人,责备你的侄女!”王霞对母亲的言行非常生气。

“我不是在帮助别人,你是我的侄女也不例外!”王奶奶说话并砰地一声.

(待续)

96

来回慧

5203a3bf-1c0f-41db-a6f0-31ddb4a929cb

11.0

2019.07.27 05: 38

字数2097

3963720-38e9054e177e3f0b.jpeg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晚饭后,王奶奶收拾好厨房,在与小雪打招呼之后,她去了社区的女儿家。

“叩,叩,叩,”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。

“妈妈,你怎么来的?”女儿打开门,惊讶地看着她的母亲。

“你小子,你怎么能说出来,我怎么能不来!你过来了,你不受欢迎?”王奶奶故意舔她的女儿。

“当然很受欢迎!你来的太突然了,我的脑袋还没转过来。”奶奶的女儿不好意思抓挠她的头。

“别让我进来!让我站在门口?”

“妈妈,没有人可以放门,但你的老人必须放过!妈妈,拜托你!”王奶奶的女儿退后一步戏弄,伸出她的右臂做一个“请”行动,像一个高级酒店的门卫,迎接贵宾。王奶奶瞥了一眼女儿,径直走到女儿的客厅。她坐在沙发上。王霞关上了门,赶紧跑到起居室。

“妈妈,你好久没来我家了。我今天突然来到这里。这有什么不妥吗?”王霞已经感觉到她母亲的势头有点不对劲。

“坐下,我有话要问你!”王奶奶认真对待女儿。

“什么是如此严重?难道不应该是小雪?”王霞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,小心翼翼地问妈妈。

“我问你,海涛最近做了什么?”奶奶王开了门。

“他出差了!几天前你没有告诉你吗?”女儿冷静地回答了她母亲的问题。

“去商务旅行?旅行十天半,我相信这是一个多月的商务旅行,我还没有回来。我觉得有点不寻常!”

“这有什么不对,他这次远行,去了海南,妈妈,你知道吗?海南是地球尽头的地方,很远的地方,我怎么能回来又回来!”王霞开始愚弄母亲。

“你骗了三岁的孩子!它仍然是世界末日!我年轻的时候去过那里。我坐了一天半的火车,用飞机到达那里需要半天时间他害怕他不想回来?“王奶奶说,瞪着女儿。

“妈妈,我该骗你什么?骗你,单位不给我更多工资,真的。”王霞还是想争辩,但语调慢慢减弱,眼睛不敢看母亲。

“看着我!说实话,你和海涛之间有问题吗?”王奶奶盯着女儿。

“妈妈,你不说什么吗?”王霞无法帮助母亲敏锐的目光,低声对母亲说。

“不!我今天必须说!不要想到愚弄我的老太太!”王奶奶认真地看着她的女儿。

“其实,我们,我们是分开的.”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的犀利眼神,而是去看别处。

“分为?”王奶奶非常惊讶。 “这是什么时候?我记得当我带着小雪来到这个城市时,他去了我们这里。”王奶奶赶紧问女儿。

“当你和小雪进入城市时,我们分开居住。我不想让你担心我,我会让他过来做,以免引起你的疑惑。”

“哦!我因为困惑而责怪我。我仍然相信你的鬼魂,并认为海涛真的是出差了。”王奶奶责怪自己疏忽了女儿,继续问:“你说话,你分开居住。” ?“

“因为他赌博.”王霞吞下了她与丈夫分居的原因。

“赌博?怎么可能?海涛一直都是一个稳定的孩子。我从未接触过这些坏习惯。我怎么赌博?我不相信!”王奶奶不相信女儿。

“他曾经是赌博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的部队转移了一个小领导,并有一个打麻将的爱好。只要他有空闲时间,他就叫海涛和几个朋友一起玩。

要知道,海涛人更加真诚和尴尬地拒绝别人,更不用说领导邀请他了,他更是不好意思推脱。

一开始,他们只是玩小游戏。赢或输只是几百美元。我当时没有注意它。认为自从领导者邀请他以来,领导者可以看到他,这样他也可以领导与领导者的关系。

谁知道他们玩的越多,我就越发现我们的存折上的钱少于6000。我问海涛,海涛骗了我说他哥哥没钱去看医生。他首先穿上它,我相信他的鬼魂。后来,海涛继续从存折中拿两次,每次超过5000,我有点怀疑。

为了证实我的猜测,海涛必须用钱做别的事情。我打电话给他的兄弟。他的弟弟说,当他生病时,他的哥哥确实需要5000元,但没有别的。

当我回头时,我问海涛他用的钱在哪里。海涛也想欺骗我。我揭穿了他的谎言,他向我承认他正在失去麻将。我们进行了一场大战。他说他再也不会打麻将了。我再次相信他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两个月前,他们的单位以在香港珠海学习和访问的名义前往澳门,然后几位同事陪同领导到澳门赌场玩圈。领导这笔钱输掉了十万八十美元。但海涛损失了10万,这就是我们工作了几年的薪水!

从澳门回来后,他秘密拿走了我们花了几年的10万元,然后把它还给了他的同事。那是燕燕上大学读书的钱!他甚至不关心他的女儿。和他一起去感觉有趣吗?

从那以后,我们没有争吵或冷战,我们觉得我们在一起受到折磨。所以他搬出去,我们讨论过,当他的母亲结束80岁生日时,我们离婚了! “王霞开始冷静地告诉妈妈,后来变得有点兴奋。

“燕燕知道这件事吗?”最后,王的祖母是一个经历过巨大风浪的人。她看着女儿,冷静地问女儿。

“我还没有告诉她,有一天是一天。”王霞沮丧地回答了她的母亲。

“你给了我海涛的电话号码。明天我会跟他说话。这个家庭不能说什么。”

“妈妈,不要担心我们的业务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”

“你怎么处理它?分离和离婚是你处理它的方式?海涛非常好。他错了方向。你没有对他说帮助。你把他推了出来!这就是你的老婆应该做什么?不是10万元吗?如果你没有钱,你可以再赚钱。如果你没有房子,你不能以10万元的价格兑换它!对它有好处吗?你要吃点零食吗?“王奶奶讨厌女儿一点铁。

“妈妈,赌博是错的,但他是海涛,不是我!你怎么把你的肘关掉,帮助外人,责备你的侄女!”王霞对母亲的言行非常生气。

“我不是在帮助别人,你是我的侄女也不例外!”王奶奶说话并砰地一声.

(待续)

3963720-38e9054e177e3f0b.jpeg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晚饭后,王奶奶收拾好厨房,在与小雪打招呼之后,她去了社区的女儿家。

“叩,叩,叩,”王奶奶十多分钟后到了女儿家。

“妈妈,你怎么来的?”女儿打开门,惊讶地看着她的母亲。

“你小子,你怎么能说出来,我怎么能不来!你过来了,你不受欢迎?”王奶奶故意舔她的女儿。

“当然很受欢迎!你来的太突然了,我的脑袋还没转过来。”奶奶的女儿不好意思抓挠她的头。

“别让我进来!让我站在门口?”

“妈妈,没有人可以放门,但你的老人必须放过!妈妈,拜托你!”王奶奶的女儿退后一步戏弄,伸出她的右臂做一个“请”行动,像一个高级酒店的门卫,迎接贵宾。王奶奶瞥了一眼女儿,径直走到女儿的客厅。她坐在沙发上。王霞关上了门,赶紧跑到起居室。

“妈妈,你好久没来我家了。我今天突然来到这里。这有什么不妥吗?”王霞已经感觉到她母亲的势头有点不对劲。

“坐下,我有话要问你!”王奶奶认真对待女儿。

“什么是如此严重?难道不应该是小雪?”王霞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,小心翼翼地问妈妈。

“我问你,海涛最近做了什么?”奶奶王开了门。

“他出差了!几天前你没有告诉你吗?”女儿冷静地回答了她母亲的问题。

“去商务旅行?旅行十天半,我相信这是一个多月的商务旅行,我还没有回来。我觉得有点不寻常!”

“这有什么不对,他这次远行,去了海南,妈妈,你知道吗?海南是地球尽头的地方,很远的地方,我怎么能回来又回来!”王霞开始愚弄母亲。

“你骗了三岁的孩子!它仍然是世界末日!我年轻的时候去过那里。我坐了一天半的火车,用飞机到达那里需要半天时间他害怕他不想回来?“王奶奶说,瞪着女儿。

“妈妈,我该骗你什么?骗你,单位不给我更多工资,真的。”王霞还是想争辩,但语调慢慢减弱,眼睛不敢看母亲。

“看着我!说实话,你和海涛之间有问题吗?”王奶奶盯着女儿。

“妈妈,你不说什么吗?”王霞无法帮助母亲敏锐的目光,低声对母亲说。

“不!我今天必须说!不要想到愚弄我的老太太!”王奶奶认真地看着她的女儿。

“其实,我们,我们是分开的.”王霞的眼睛不敢迎接母亲的犀利眼神,而是去看别处。

“分为?”王奶奶非常惊讶。 “这是什么时候?我记得当我带着小雪来到这个城市时,他去了我们这里。”王奶奶赶紧问女儿。

“当你和小雪进入城市时,我们分开居住。我不想让你担心我,我会让他过来做,以免引起你的疑惑。”

“哦!我因为困惑而责怪我。我仍然相信你的鬼魂,并认为海涛真的是出差了。”王奶奶责怪自己疏忽了女儿,继续问:“你说话,你分开居住。” ?“

“因为他赌博.”王霞吞下了她与丈夫分居的原因。

“赌博?怎么可能?海涛一直都是一个稳定的孩子。我从未接触过这些坏习惯。我怎么赌博?我不相信!”王奶奶不相信女儿。

“他曾经是赌博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的部队转移了一个小领导,并有一个打麻将的爱好。只要他有空闲时间,他就叫海涛和几个朋友一起玩。

要知道,海涛人更加真诚和尴尬地拒绝别人,更不用说领导邀请他了,他更是不好意思推脱。

一开始,他们只是玩小游戏。赢或输只是几百美元。我当时没有注意它。认为自从领导者邀请他以来,领导者可以看到他,这样他也可以领导与领导者的关系。

谁知道他们玩的越多,我就越发现我们的存折上的钱少于6000。我问海涛,海涛骗了我说他哥哥没钱去看医生。他首先穿上它,我相信他的鬼魂。后来,海涛继续从存折中拿两次,每次超过5000,我有点怀疑。

为了证实我的猜测,海涛必须用钱做别的事情。我打电话给他的兄弟。他的弟弟说,当他生病时,他的哥哥确实需要5000元,但没有别的。

当我回头时,我问海涛他用的钱在哪里。海涛也想欺骗我。我揭穿了他的谎言,他向我承认他正在失去麻将。我们进行了一场大战。他说他再也不会打麻将了。我再次相信他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两个月前,他们的单位以在香港珠海学习和访问的名义前往澳门,然后几位同事陪同领导到澳门赌场玩圈。领导这笔钱输掉了十万八十美元。但海涛损失了10万,这就是我们工作了几年的薪水!

从澳门回来后,他秘密拿走了我们花了几年的10万元,然后把它还给了他的同事。那是燕燕上大学读书的钱!他甚至不关心他的女儿。和他一起去感觉有趣吗?

从那以后,我们没有争吵或冷战,我们觉得我们在一起受到折磨。所以他搬出去,我们讨论过,当他的母亲结束80岁生日时,我们离婚了! “王霞开始冷静地告诉妈妈,后来变得有点兴奋。

“燕燕知道这件事吗?”最后,王的祖母是一个经历过巨大风浪的人。她看着女儿,冷静地问女儿。

“我还没有告诉她,有一天是一天。”王霞沮丧地回答了她的母亲。

“你给了我海涛的电话号码。明天我会跟他说话。这个家庭不能说什么。”

“妈妈,不要担心我们的业务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”

“你怎么处理它?分离和离婚是你处理它的方式?海涛非常好。他错了方向。你没有对他说帮助。你把他推了出来!这就是你的老婆应该做什么?不是10万元吗?如果你没有钱,你可以再赚钱。如果你没有房子,你不能以10万元的价格兑换它!对它有好处吗?你要吃点零食吗?“王奶奶讨厌女儿一点铁。

“妈妈,赌博是错的,但他是海涛,不是我!你怎么把你的肘关掉,帮助外人,责备你的侄女!”王霞对母亲的言行非常生气。

“我不是在帮助别人,你是我的侄女也不例外!”王奶奶说话并砰地一声.

(待续)